雷洛思諮商筆記(1)---夢的解析

某天晚上,一位男性客人陪同一位女伴來到了工作室。原本以為女生才是問卜者,男生是陪伴者,但沒想到在門口跟他介紹了收費方式之後,他請女生先去逛逛,然後自己進入工作室。

「那想要問怎樣的問題呢?」我問。

「感情問題。」他回答。

「感情哪方面的問題?剛剛那位小姐是……」

「喔,她只是我的朋友。」他似乎瞭解我話中的含意,急忙澄清。

「那所以感情方面有什麼疑問嗎?」我再一次引導他發問。

「老師,我先請問一下,你有在幫人解夢嗎?」他突然沒來由地問了我這一句話。

「有!可是解夢分很多種,大部分的夢境其實都是潛意識的反射,它可以呈現出你當下的心理狀態,但不見得每一個夢都是預知夢!」

有些客人來占卜時,也會跟我提及夢境,有些人還強調他到過夢中的場景(在做夢之後),甚至有人還跟我說他夢見他來我的工作室找我占卜,直到進入工作室之後才發現這就是他夢中的占卜工作室。

所謂的預知夢,其實有絕大部分是大腦〝既視感〞的解讀,也就是你在清醒當中到了一個場景或是看見某個人事物,大腦會將這樣的感覺跟某個夢境作連結,所以會產生熟悉感,而讓我們誤以為我們曾經作過這樣的夢。

如何分析究竟是預知夢或是既視感其實不太容易,因為在夢中的六感(眼耳鼻舌身意)是很容易混淆的。也就是在夢中,我們的意識極有可能會喪失邏輯與理性判斷,而讓夢中所有的事情合理化,直到夢醒之後再度回想,你才會感到夢境是多麼不可思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電影「全面啟動」,劇中的解釋蠻平易白話的。)

舉例來說,最普遍的例子就是在夢中我們會把某人認定是A(另一某人),即使他的長相、身高甚至性別都不同,但是在夢中我們就是會把他認定是A,也許叫他A的名字,甚至跟他用跟A互動的模式相處著。在夢中,他就是A,但是醒來之後當你仔細回想,你會發現那個人根本不是A!又例如你可能會在夢中夢見你平常不可能作的事情,好比……吃大便。但是在夢中你全然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感到任何羞恥、憤怒或是不悅,對你來說這不過就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正因為夢中會產生諸多不合理,所以在夢醒之後當我們再度回想時,就可能憑藉自己的理性與想像把整個夢境串連(因為夢境極可能是跳躍式的)加以詮釋,所以一個夢境的描述,即時有30%甚至更多,都是夢醒之後以自己的意識增加的。

回到主題。

「所以你想要解什麼夢?」我先詢問一下他的的狀況。

「我之前喜歡一個女生,也追了她一段時間,但是她始終不接受我。」

「嗯!」我點點頭,很一般的故事情節。

「前幾天她再一次明確告訴我,我們不可能交往,頂多只能當朋友的時候,那天晚上我就作了一個夢。」

「夢中我跟她還是朋友,但是她一樣不接受我。所以我就到了新竹去找朋友。」

「喔!我也住過新竹一小段時間。」

「那你真的在那邊有朋友嗎?那裡的場景你去過嗎?」我一邊問,一邊開始用紙筆記下細節。

「我有朋友,只是……」我猶豫了一下。

「只是怎樣?……沒關係,我可以接受任何荒誕的夢境情節,如果你願意讓我幫你解夢,你可以盡量描述清楚一些。」

解夢是一種分析心理的方式之一,而且是很容易分析的方法。但是分析夢境絕不能用任何生活常識去侷限,這是夢境分析的最大原則,因為在夢中沒有不可能!

「我那個朋友現實當中住台北,我也不知道為何我會把他夢在新竹。」他回答我。

「沒關係!那你有住過新竹嗎?」我問。

「有,我大學在新竹讀書。」

夢境是一種潛意識的反射,任何訊息都可能是他心理狀態的反射之一,但是所以的訊息也不一定產生正相關,極有可能只是片段的交叉罷了。

「好,請繼續,盡量詳細沒關係。」

於是他開始描述他的朋友住的地方,那裡的街道名稱。那些街道名稱是真實存在的,但是跟夢境中的環境配置截然不同。

「然後我找完朋友之後,好像又回到台北。」

這裡的〝好像〞,很明顯的可能就是夢境跳躍,因為夢中的場景很可能瞬間轉變,所以當我們在描述的過程當中就是有片段的消失。

「回到台北之後我又去找了新竹那個朋友的另一個朋友,我們都是認識的。」

「台北這個朋友,是新竹那個朋友的前女友。」

這時我稍微打斷了他。「是真實如此,還是夢境的設定是如此?」

「真實的狀況是如此!」

「我去找了他之後,沒想到新竹那位朋友也跟著我一起上來,還帶他女朋友一起來。」

「喔!」我一樣把這訊息記下來。

「所以夢中他們見面之後有吵架?」

「沒有,見面說幾句話就離開了……新竹的朋友就跟他女友離開了。」

「嗯……,所以這台北他的前女友,該不會就是你目前喜歡的人?」我問。

「不是不是!」

「夢中我跟台北的朋友聊了一下,她說他的房子很大,有空房。」

「結果我喜歡的那女生居然就出現,而且跟她租了一間房間。」

「喔!」真是超展開。但夢境本來就沒有邏輯可言。

「但是現實生活當中,他們是不認識的!」

「是喔!」

但是在夢境中產生這種情節很正常,因為問卜者本身就是夢境的最大關聯者,所以只要跟問卜者有相關的人會在夢中產生交集並不是難以理解的事情。

「因為還有空房,而且她租進來,所以我也想跟台北朋友租一間。」

「嗯嗯」這樣的想法在現實世界可以理解,沒想到他夢境中也是這樣的想法。

「但是我喜歡的那女生叫我不能租。」

「然後……」他又再度猶豫了一下。

「請說無妨。」

「老師,我認識的她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女生,平常都穿得很端莊,但是在夢中的她卻穿著很暴露,低胸,裙子短到…..幾乎跟穿著內褲在街上走沒有兩樣。」

「嗯。」我點點頭。

夢境出現認知反差,多半意味著這裡會有比較強烈的心理反應。

「而且在夢中我近距離跟她講話,竟然發現她臉上有沒刮乾淨的鬍渣!」

看來反差十分強烈。

「在夢中我看到她躺著,穿著白紗。」

「像新娘的白紗?」

「對!但是她跟我抱怨這衣服質料很差。」

「然後她開始跟我說她為何不接受我的原因。」

「我先請問一下,……她穿著白紗,但是臉上還有鬍渣?」

「恩!」他點點頭。

「那這時,你還喜歡她嗎?在夢境當中。」

「應該還喜歡吧。」

「那她跟你說她不接受你的原因是?」

「老師……老實說我忘了,想不起來。」

夢境中的遺忘,有時候是真實的遺忘,也可能是夢中根本就沒有這個片段,只是夢醒之後大腦的補充,而大腦對於夢境只能作非常概略的補充,就沒辦法補充細節了。

「然後……你聽了很難過?」我問。

「然後,最誇張的就是這裡!」他強調。

「她一邊跟我說話,突然一邊走來兩個高大的外國男生,她先去撫摸他們的背,一個男子走到比較遠的旁邊,另一個男子坐在她身邊。」

「我們之間隔著桌子,就像我跟你這樣。」他在工作室中比畫著。

「然後她兩隻手都在桌子下方,我好奇偷偷往桌子下方看一下,竟然發現她在幫那外國男子打手槍!」

哇嗚,真的是極度認知反差的劇情超展開!

「然後?」

「然後我就醒了。」

「老師,我想問的是……她是不是真的背地裡在從事這種行業?」

「阿!!!!!」我訝異著張大嘴巴。

這時他開始又跟我講述他之前作夢夢境成真的例子,又跟我強調這個夢境超級真實,讓他不得不擔憂。

「如果是真的,你要怎麼辦?」

「如果不是真的,你又能怎麼辦?」我連續問了他兩個問題。

之後我還是嘗試引導他的問題,幫他以塔羅牌解答他內心的疑惑,占卜完畢之後我問:「其實你的夢境透露許多訊息,還有點時間,你願意聽聽看嗎?」

「好阿!」

「其實你對這女生有很強烈的〝女神塑造〞,使得她在你心中總是美好的。但是你夢境當中的最後,讓她身穿白紗,卻留著鬍渣,甚至在幫別的男性打手槍,都顯示出你的內心需要一個強烈的形象毀滅來讓你自己試著放開對她的迷戀。」

「加上你一開始想要問她是不是真的從事八大行業,也暗示著在你的心中,這樣的行業是比較低賤的。」

「所以你剛剛說,如果她真的有從事這樣的行業,你願意盡你所能幫助她。但事實上,很可能假設她真的有從事而被你發現,你可能會瞬間覺得自己其實沒有這麼喜歡她了。」

後面其實還跟他聊了許多夢境分析的訊息,但是有些訊息涉及隱私,就不在文中提及。

「你的夢境很特別,我可以把它寫出來嗎?」我問他。

「可以阿,因為這個夢大概也只會跟你說,不會再跟別人說了,只是有些狀況希望老師可以不要提到。」他說。

「你放心,我應該可以寫到只有當事人自己看了知道,其他人看了絕對想不到的境界。」

就這樣我們結束了有趣的夢境探索,也希望當事人經過這次分析之後,能夠更加瞭解自己的內心,同時也能夠有更好的戀情發展。

祝福他!

 

images  

, , , , , , , , , , , , , ,

諮商師雷洛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