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T檔案:外籍看護的病況

 

20181115日的晚上,我接到了一通來自我父親的的電話。

 

「雷,娃蒂她昨晚送醫了。」

 

「蛤!!!怎麼一回事?是之前的病復發嗎?」我急忙問。

 

娃蒂是我家的外籍看護,因為我哥哥生病的緣故,所以多年前就開始申請外籍看護,而娃蒂是前年才申請的,來到我家才大約一年而已。她是一個很勤快的外籍看護,我父母都很喜歡她。不過上個月(10月)她突然血小板驟降,很難止血,所以也緊急送醫治療,據說之後已經治好了,醫生也說治好了就可以正常工作。

 

「她昨天早上就突然昏昏沉沉,一開始先帶她到診所,結果醫生還沒來就先回來了,回來之後發現她的意識似乎更不清楚,好像聽不到我們說的話,就急忙再帶她到嘉基,一到醫院她就開始哭鬧,然後就昏迷送進加護病房了!」

 

「據醫生檢查,好像是腦內有東西,就不知道是腫瘤還是血塊,還是什麼其他東西。」我爸爸說。

 

「蛤!怎麼會這樣!!」我聽了也很驚訝。

 

「對啊!所以你有空幫她算算,看看這劫她能不能脫得過去,病情之後會如何?」

 

「好!那……我明天還是回去一趟好了!」

 

原本後天我父母要去花蓮玩,也就是因為如此,原先預定計畫就是我回去協助看護照顧哥哥,讓他們去玩幾天,沒想到就在出發前兩天發生這種事情。

 

工作回到家稍作休息之後,我靜下心來開始開牌,那時候已經是16日凌晨了,我抽到的牌如下:死神逆、皇后逆、劍五逆、杯一逆、杯二。

 

老實說,問病情,尤其是目前患者已經在加護病房,牌面第一張就是死神,這是個非常不詳的徵兆,不過最後面卻是杯二,象徵治療好轉的牌。然而我突然想起我曾經解過的一個特殊案例(收錄在塔羅T檔案當中,檔案37:徘徊鬼門關),所以我對於杯二有很不詳的預感。

 

隔天回到家,我爸馬上問我:「阿雷,你有沒有幫她算過?」

 

「有啊!不過牌面不太好,最近一個星期都是危險期,如果能夠順利撐過23日,或許就有機會好轉!」我回答。

 

隔天(17日)我爸爸又去探望她,沒想到她已經清醒了,已經轉到普通病房了,我爸也把這消息跟我說。

 

「喔!那太好了!也許真的有機會撐過23日!」我期許著,祈禱著。

 

然而又過了兩天(19日),聽說她又開始昏迷,又再度進入加護病房,而且一直就沒有好轉的跡象。

 

這些日子我爸也又叫我重新卜看看,牌面我沒有紀錄,但是訊息一樣非常危及,只能期望牌面所呈現的一線生機能夠真的應驗。

 

之後我就回到了台北,在21日上午的時候接到我父親的電話。

 

「阿雷,娃蒂昨天晚上好像病危,已經插管了,醫生甚至還問我們,如果逝世之後遺體要放哪裡。」

 

「是喔……」我嘆了一口氣。

 

還沒到23日就已經插管,看來這一線生機恐怕會斷線了。

 

急救治療當中,我個人認為插管是最麻煩預測的,因為長時間插管可能就會開氣切,一旦開了氣切,有時候就可能會拖延很久的時間,少則數月,多則數年,十幾年以上都有。

 

不過這部份也不是我們身為雇主所決定的,這一切都是請醫生跟他們家屬確定聯絡上,由家屬決定的。而她的家屬可以接受插管治療,但是堅決不開刀。

 

其實我也可以體會不開刀的立場,畢竟腦部手術的風險性高,很難保證開刀之後就算能活,是否能夠回復往常?連醫生自己都一點把握也沒有。

 

晚上我跟朋友同時也是我學生聊這個話題與牌例,她說:「有沒有可能拖到一月份?因為杯一逆。」

 

「有沒有可能這也很難講,畢竟插管之後的時間很難預測,但是看來就算過了23日,也應該很難有奇蹟了,我說。」

 

「杯一逆位很像是拔管,所以我推測可能一月就會拔管。」她補充說明。

 

杯一可以當作氧氣罩,逆位確實可以解讀為拔管。

 

「我當然不希望托這麼久。不過1-5這些數字幾乎都有凶相,搞不好124日或是5日就是第二個關鍵了。」

 

「有沒有可能是123日?」她問。

 

「因為皇后倒下嗎?」我反問。

 

「嗯!」她悶哼示意。

 

「應在3也是有可能,但是4就是死神了,而5應到劍五逆,也像是醫生搖頭放棄了。」

 

「那杯二在這邊又怎麼解?」她反問。

 

「妳記得檔案37嗎?」我說。

 

「嗯嗯,記得!」

 

「也許杯二在這裡是指迎接,跟著死神走了。」我回答。

 

「皇后跟死神的搭配,本來死亡的訊息就很強烈,感覺真的很難了。」她說。

 

「嗯,只能聽天由命了,再觀察看看。」

 

之後娃蒂的狀況一直沒有變化,依舊是插管昏迷當中,我那學生也偶爾會詢問我後續,但後續就是……維持現狀。

 

直到……

 

124日的早上,我又接到我爸的電話。

 

「阿雷,娃蒂今早離開了,大概是920分左右。」

 

「蛤!!」我沉默了一下。

 

「那目前的狀況是?」

 

「目前後事已經委託一間專門辦理這種國際運送遺體的公司辦理了,遺體今天就會送到台北,3-5天就會到印尼了吧。」

 

「嗯……那費用方面,看看有什麼補助能申請,我再幫你打聽看看。」

 

簡短掛完電話之後,其實我鬆了一口氣,畢竟如果一直插管卻沒有清醒,拖了幾月幾年的,對他們家屬來說,也是沈重的負擔。

 

只是年紀輕輕,還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居然遇上這種怪病,只能說人生真的很無常!

 

 

後記:這是201811月的案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諮商師雷洛思 的頭像
諮商師雷洛思

雷洛思塔羅諮詢

諮商師雷洛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